当前位置 :
王祥夫
 更新时间:2021-12-08
王祥夫

门牙

作者:王祥夫

王小安满脸泪痕地坐在了饭店对面宾馆的台阶上,他一直在想,自己的那颗假牙,怎么会掉到客人的汤盆里?王小安突然掐了一下自己,明白这不是梦,再摸摸嘴里,那地方是空空的。他进到了宾馆里边,他想照照镜子,宾馆里一进门就是一面大镜子。宾馆总台那边的人都听到了王小安伤心的笑声,他们都回头朝这边看,看我们的王小安满脸泪痕对着镜子笑。他为什么笑?谁也不知道。 1 饭店要招工了,我们的王小安去报了名。

一共三十多个乡下来的小伙子,先是,考普通话,念一篇文章,只这一下子,怎么说,就被打下去十一个,然后是考知识性问题,各种的餐具已经摆在了那里,要这些乡下来城里的年轻人说哪个是盘子?哪个是碟子?哪个是吃碟?哪个是衬碟?哪个是鱼盘?哪个是饭碗?哪个又是汤碗?就又让打下五六个,然后是把各种酒又琳琳琅琅地摆了出来,要他们一个一个回答,哪种是啤酒?哪种是红酒?哪种是白酒?哪种是花雕?哪种是人头马?直看得这些乡下来的年轻人眼花缭乱,村子里喝什么酒?喝他妈个鸡巴酒!还不是提上瓶子去打高粱酒和薯干儿酒。结果呢,又让给打下了几个。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饭店里又要考他们走路,考他们端着盘子上楼下楼,看他们谁走得稳,而且看他们谁走得快,要飞快,只有这样才能把菜用最短的时间送到,保证菜的热度,菜有时候亦是娇气的,温度变了,口感就没了,或者是,稍一过时,就不再是那个菜,比如,拔丝冰激凌,这道菜真是无聊,好吃不好吃?并不好吃,但考的就是厨子的功夫,当然,也考传菜的服务员的手脚是不是敏捷麻利。这时候,饭店里已经没了顾客,是下午三点,正是饭店的空当,要有,也是泡饭店的,就是那两个客人,还在一楼的角落里说说喝喝,菜早就凉了,又让服务员给热了一下,是一盘炒菜心,酒是早就没了,只杯子底剩那么一点点,他们现在不是喝酒,是闻酒,两个男人,举起杯碰碰,再放到嘴边闻闻,再放下,他们是一直在那里说话,脸靠脸很近,红着,不太像是谈生意,店里呢,岂有往外赶客人的道理,就让他们在那里说吧。 店里要考这最后的十个年轻人了。

就考端盘子走路,让他们端了托盘,盘里是一瓶啤酒,两只亮晶晶的杯子。让他们在二楼平地上先走一回,地上洒了水,有那么点滑,如果走得好,好像就不滑了,如果走不好,时时有被滑倒的危险。这时候,那十个最后被留下的年轻人就都关心起自己的鞋子来,但他们来不及换了,他们只好一个一个地走一回,要走得快,又要不滑倒,滑倒就算自己把自己被录取的资格取消了,一边走,一边还要照顾手里的盘子。上楼下楼更是这样,楼梯上的红地毯临时都撤了去,卷起来,滚到了一边。楼梯上也洒了水。

那个女大堂经理手里还拿着什么?是秒表,小烧饼样大的秒表。那两个客人,这会儿又都不说话了,两张脸都扭着朝了这边,看这些年轻人走路,看他们托了托盘在水津津的地上走,结果是,一个摔倒了,这自然,便没有被录取的可能了,走下去,又一个是,手里的盘子“哗啦”一声飞出去摔在了地上,这自然又是出局,这就是说,只剩下八个了,再下一个,那七个就会,怎么说,从此有工作了。紧接着,又有一个,是托了盘子上楼,才一迈脚,就一个跟头。他的眼花了,紧张让他眼花,楼梯又是黑白两色一道一道的。接下来,就只剩下七个了,按理说不必再考,但饭店这边还要考。

接下来,我们的王小安终于也出了事,他是从楼梯上一下子栽了下来,先是,他手里的盘子,歪了一点,他想让它们正过来,却更歪了,要从手里滑下去了,他把身子往前努过力去,想这样把盘子的角度校正过来,想不到脚下便没了根,人就一下子也跟着飞了出去,直从楼梯上翻了下去。王小安从楼下站起来的时候,连那两个客人也傻了,吃惊地站了起来。王小安满嘴都是血,而且呢,他吐了吐,竟吐出一颗牙齿来,是一颗门牙。 我们的王小安哭了起来,不是哭牙,是哭机会失去了。一个乡下的年轻人,为了找一份儿工作,千辛苦万辛苦地进了城,却生生把一颗门牙给碰掉了,王小安伤心极了,哭得伤心极了。

那个主考的大堂经理既是个女人,便容易被打动,她一直在那里坐着,冷静地看着这边,其他人的考试也都停了下来,却都看着她,她心里也很难受,好像是,王小安掉了一颗门牙,饭店里就好像,怎么说,欠了人家点什么?这个女大堂经理,叫黄木棉,是山东那边的人。她站了起来,皱着眉头,小小心心地走过地上的那一片水,两只胳膊一张一张,她走到了王小安的面前,她对王小安说:“哭什么哭,我看你可以留下了,不过你要马上去镶牙。”王小安停止了哭,他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让我去镶牙?” “对,镶牙,镶你的门牙!”黄木棉说。 2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王小安的门牙镶好了,他想不到镶一颗牙会要到二百五十块钱,二百五十元对他而言不是个小数字,他把镜子拿过来照照,这新镶的牙好像和他原来的牙没什么两样,美中不足的是假牙上有牙套,亮亮的金属。王小安去了饭店,见过了黄木棉,黄木棉看了看他的假牙,好像对他的假牙还算满意,她让王小安先去后边把衣服领来,还有帽子,白色的衣服和白色的帽子,是跑堂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真是精神,白衣服上有金色的缘边,扣子亦是金色,裤子上亦有一条金线。

这天正好下着雨,空气中水汽充盈,街上到处是过往的小汽车,行人呢,都撑着伞,在伞下匆匆穿过街道,街道和街道两旁的建筑都是湿漉漉亮晶晶。 王小安上班第一天的工作就是,跟着那个叫阿勇的把一大块一大块的白布往地上铺,一块接着一块铺,这样的一块一块的大白布是旅店里用旧了的被里,布铺在地上一来是防滑,二来是也不会踩到遍地是泥脚印,也好看一些。从外边看,饭店就是吃饭,或者是散座或者是雅间,无论散座和雅间,都是吃饭。说到饭店,还会让人想到的是做饭和炒菜,饭店里做什么饭呢?米饭、馒头、包子、饺子、干的、稀的,菜呢,一般人就想像不来了,想来想去也不过是凉盘和炒菜,说到凉盘,一般人都会多多少少说上那么几种,说到热菜,一般人也不难说上那么几种,这就是人们对饭店的印象。如果真到了饭店,翻翻菜谱,就要复杂得多。

王小安上班第一天,就知道了自己的工作只是跑堂的一部分,他只负责传菜,就是把菜从厨房里端出来,端到客人的桌上,再由服务员接手。所以呢,他的师傅阿勇———原来端盘子也是要拜师傅的,饭店里已经给他安排了阿勇,要阿勇带一带他。他的师傅阿勇告诉他首先是要把店堂里的餐台都记好,店堂里的餐台原来都有编号,记住了餐台的编号才能送菜,菜不能送错,你要是送错了,客人见菜一上桌动筷子就吃,到时候无论这道菜多么昂贵都要你来出钱埋单。鱼翅,如果是一盘干烧排翅上错了桌,那桌的客人相信会高兴死,相信会马上冲锋陷阵地吃起来,到时候,会要你几个月的工资来赔这道菜。 “记住了没?几号桌几号桌都要记好。

”阿勇对王小安说。 阿勇还告诉王小安,这时店里到处是客人,你也别走来走去,到晚上下了班你好好儿地来回走几遭,不走是记不住的。阿勇还告诉王小安,当服务员真是一件苦事,各有各的苦,你传菜,第一件事就是要眼疾手快,要防着撞了人,要防着把菜撒了,要防着把油泼客人一身,到时候你都要受罚。如果你上的是鲍翅,你想想,你赔不赔得起。当服务员也是苦事,客人如果盯上你找你的麻烦你就完了,客人会事先准备一个死蟑螂,到饭吃到差不多的时候把它放到一道菜里,怎么办?所以,当服务员的要特别的和气,客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还要笑,笑得还要好看。

你要是惹了客人,比如,客人会趁你不注意把一杯滚汤的茶水浇到兰花里,到时候也要你赔。阿勇忽然把说话的声音放低了,说在这样的大饭店里工作,最最重要的是要认识大厨,如果大厨看上了你,你就算是坐了直升机。 “我知道,我知道。” 王小安当然知道当一个大厨是什么意思,但从一个传菜的升到大厨太不容易。 “好好儿地学,也许运气会找你。

” 3 接下来,阿勇把大厨的名字悄悄告诉了王小安,又把二厨的名字也告诉了王小安,大厨与二厨,在饭店里,就像是戏班的名角儿,他们都娇矜得很,喝很好的茶,用很小的那种紫砂壶,手巾和帽子从来都是雪白,不带一星油渍。行里的规矩,他们也不会抽烟和喝酒,他们的嗅觉和味蕾简直要比德国黑背都好,鱼翅拿过来只须一闻便知是什么货,鲍鱼也只须一闻便知是什么鲍。闭上眼,可以靠鼻子分得清老鼠斑或东星斑。在这个饭店里,关于大厨的传说几近神秘,一般人,大厨睬都不会睬。 “你要先把厨房里的人都认识到,先混个脸儿熟。

” 阿勇说人熟了就好办事了,你出了什么事,比如,把菜撒了,人家会帮你补回来。 “大厨叫什么?”王小安想把大厨的名字记住。 但阿勇不再说,并且马上瞪起眼来,说你这个王小安看上去像个机灵鬼,怎么一眨眼就忘了,我不能再告诉你,想记住,你就把耳朵伸出去,人在店堂里,耳朵要伸到厨房那边,那你就会记住了。 “我叫什么?”阿勇忽然问王小安。“阿勇。

”王小安说。 “王翔宇,记住,我叫王翔宇!”阿勇说他爸爸生下他就想让他当飞行员,想不到他来当跑堂,飞机跟他没一点点关系。 “再对你说一遍,林丽祖。”阿勇又小声说。 王小安不知道谁是林丽祖,又愣在那里,张着嘴,怎么说,有点懵。

“大厨啊,除了他谁还敢叫这样的名字!”阿勇叫了起来。 4 王小安在心里,已经在想着大厨了,他想自己有什么办法才可以和大厨认识?他想着自己进厨房当大厨的那一天,只有到了饭店,他才知道厨房竟是圣地,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厨房里去看一眼,王小安是心大气高,虽说从乡下来,但王小安的心思却不是乡下的路数。王小安现在已经知道了从里边传出的菜哪道是大厨的手艺。菜盘上,都有那么个小纸条,上边用油笔写着编号,看编号,便知是哪个厨师的手艺,惟有大厨的菜什么都没有,每当这菜从里边传出来的时候王小安心里便是一阵激动,他会用清亮的嗓子大声说:“光看着就好,别说吃!”他希望自己的话会被里边的大厨听到,但会不会呢?侧过脸朝里边看看,厨房里边照例是“叮叮当当”的切菜声,“哗啦哗啦”的炒菜声,“唰”的一声,又是什么下了锅?“哄”的一声,怎么会冒起好高的火苗。王小安想知道是什么下了锅,但他看不到,里边是火光闪闪,油烟滚滚。

“愣什么愣?接菜!”里边已经有人说话了,一盘菜已经从里边送了出来,腾着热气。 王小安很努力地做着事,是努力,也就是,走路说话都十分上心,骨子里,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其实是个唯美主义者,用一般人的话是“爱美”,他不许自己的衣服有一点点油污,也不许自己的帽子有一点点不周正,他也不许自己的手指甲上有一点点泥垢,他是从乡下来,却不是乡下的路数。王小安很快就学会了一只手端盘,盘里呢,是五道菜,托着。托盘与他的脸齐,他走过的时候,有人会多看他几眼,或者再看几眼,嘴里说:“噫?!”是让人眼前一亮。传菜最难的其实是端汤,一只托盘里放一盆汤,走起路来便晃,只好用双手端着。

在别人,会端得低一些,像端了马桶在那里,而在王小安,却非要端得不能再高,汤盆高了,人的腰便挺起来,身体也跟着抬起来,腰身便有了劲头,是好看。 5 不觉,王小安已经在饭店里干了半个多月,是六月,天气在一天一天热起来,饭店里却是没有季节的,是舒适,是人在里边待着不那么想出去,想多待一些时候。但星期六日的时候,客人多的时候,饭店里还是乱,王小安就在这七乱八乱里把一道一道菜送到桌上。是这天下午两点多,由于是星期天,客人还是满台满座,人声沸沸的。大堂经理黄木棉忽然让服务员通知王小安马上去她那里一趟。

大堂经理黄木棉的办公室就在院子里南边的平房里,因为饭店的生意太好,像样一点的房间都装成了雅间。这个时候,客桌那边十分忙,王小安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是什么事黄木棉要他去。他提了托盘忙忙地去了,在外边把门敲敲,其实他不必敲门,门只虚虚掩着,里边说了话,声音很凶: “进来!” 王小安便站在黄木棉的面前了。黄木棉的桌子右边是一大盆绿萝,长得真是旺盛,绿萝旁边是一盆兰,兰花的生长总是不动声,从春天开始就一直是那样,不肯多一片叶子,也不肯少一片,好像是在和人较劲。兰花旁边是一块碧蓝的松耳石,桌子另一边的条案上是一只大红瓷瓶,里边插着黄色的百合。

黄木棉的桌子是朝着窗那边,王小安进来的时候黄木棉便把身子转了过来。她实在是太忙了,她转过身的时候王小安才明白她刚才是在打电话,在对电话里的人解释什么,把客气话说了又说,这时,手机还在她的手里拿着。 “你张开嘴,把嘴张开。”黄木棉总是很忙,因为忙,她说话从来都不拐弯抹角。 王小安不知黄木棉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他笑了一下,把嘴张开了。

“你呲呲牙,让我看看你的牙。”黄木棉又说。 王小安就更不知所措了,他想笑,但他此时不敢笑了,他把自己的双唇咧咧开,让自己牙齿全部露出来。这时便听黄木棉生气地说: “好啦,好啦,明白了!” 王小安还想听到什么?他看着黄木棉转了一下身子,把桌上的什么拿在了手中。 “告诉你,你被解雇了。

”黄木棉十分生气地说。 这是黄木棉的话,好像是为了解释这句话,黄木棉把她手里的东西让王小安看了一下。王小安没看清,往前凑了一下,这才看清了,黄木棉的手里是一粒假牙,只是,在那一刹间,王小安还没反应过来那是谁的假牙。黄木棉是十分生气,她对王小安说:“你摸摸自己的嘴,你的假牙在什么地方?”王小安这才慌了,他摸了一下自己的牙,那只假牙已经不在了,也就是说,黄木棉手里的假牙就是自己的牙。 王小安懵了,他不知道自己嘴里的牙是怎么到了大堂经理的手里。

“告诉你,你被解雇了!”黄木棉又十分生气地说,她不想多说,那客人不是一般的客人,是上边的,只几句话就把她急得够呛,她也不想问清楚王小安的假牙是怎么掉到了客人的汤盆里?是客人吃到后来,在汤盆底“哗啦哗啦”发现了它,结果是,那一桌客人都恶心得“哇哇”直吐。黄木棉不想多问,她的事实在是太多,她也不想对王小安说饭店白白赔了客人一顿饭,这顿饭,饭店等于白白送了每个客人一例干烧鱼翅!“你出去吧!”黄木棉又大声说,她看着王小安,看着这个从乡下来工作还没几天的王小安摸着自己的嘴慢慢慢慢退了出去,她又喊住了王小安,要他把那颗假牙拿回去。说实在的,她对王小安的印象很好,她还有些不舍得这个从乡下进城打工的小伙子,但她还是必须把他解雇掉,她也想不明白,假牙怎么会掉到客人的汤盆里?是王小安打了嚏??还是出了什么事?这种事,她从来都还没碰到过,那桌客人呢,当然过去也不会碰到过,但,居然让他们碰到了,居然,还让他们恶心得“哇哇”直吐。 6 王小安满脸泪痕地坐在了饭店对面宾馆的台阶上,他一直在想,却一直想不清楚,自己的那颗假牙,怎么会掉到客人的汤盆里?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王小安突然掐了一下自己,明白这不是梦,再摸摸嘴里,那地方是空的,空空的。王小安站了起来,上了几个台阶,又上了几个台阶,他进到了宾馆里边,他想照照镜子,宾馆里一进门就是一面大镜子。

宾馆总台那边的人都听到了王小安伤心的笑声,他们都回头朝这边看,看我们的王小安,满脸泪痕对着镜子笑,他为什么笑?谁也不知道。 (羊城晚报2006-10-01)

展开
优秀文学名人推荐
热门文学名人
查询网(q821.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q821.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75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