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谭谈
 更新时间:2021-12-08
谭谈

我听熊爹唱山歌

作者:谭谈

好几个月过去了,而我总感到,有一种热辣辣的掌声,时时在我的耳际回响。 那是去年冬天。长沙。省委机关礼堂。 这天晚上,容纳一千多人的礼堂,灯火通明,坐无虚席。

笑声,掌声,不时地爆发出来。这不是某位大领导在作报告,也不是某位大腕、某位明星在表演。这只是一个家庭的演唱会,上台的全是为爷爷,为奶奶,为儿子、儿媳,为女儿、女婿,为孙儿的家庭成员。 “哗哗哗……”又一阵掌声扬起。接着,一阵悠扬、激昂的山歌声,震响在礼堂里: 户对户来门对门, 看着幺满长成人; 花花轿子抬走了, 你看气人不气人? 这是我们山里人一代一代唱不厌的歌,这是我们山里的后生子们传播爱情的歌。

歌名叫《满妹子出嫁》。歌喉那般洪亮,那般有穿透力,人们一定认为这是一个壮小伙唱出来的。然而,此刻站在台上的,却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这天,正是他80岁的生日。这个礼堂,这个舞台,对他来说,真是太熟悉不过了。

他曾是这个省的省长、书记,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在这个礼堂里,给台下多少干部作过多少报告啊!然而,以一个演唱者的身份站在这个台上,却是第一次。 这个老者,名叫熊清泉。这些年来,按照我们这一带地方对老者的习惯叫法,叫他“熊爹”。“爹”——长沙方言,即“爷”。 好多年前,熊爹就从省委书记的岗位上退下来了。

从一个高官,变成了一位退休老人。人生的角色,有了大的转换。无官一身轻啊,他没有什么失落感。他握在手中的笔,不是用来批改文件了,而是用来表达自己对人生的感悟。记得1999年秋,他突然交给我一叠厚厚的稿子,要我帮他“把把关”。

那是他结合到外地考察,写下的一百余篇散文、游记。他在热情地赞美祖国大好山河之中,融入了自己对社会、对国事、对人生的种种极富见地的思考,真可谓文情、哲思俱佳。不久,这本近五十万言的游记、散文集《江山万里行》,就摆到了读者的面前。 很快,文学之火,又燃起了他心中的艺术之情。他拜师学画了。

短短二三年时间,他居然在长沙举办了个人画展,出版了个人画集。继而,他又在美国、日本、香港、北京、昆明等地举办了个展。他用卖画所得,建立了“清泉希望学校”。 “哗哗哗……”礼堂里,又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熊爹的这首“情歌”落音了。

这时,只见他对着手中的麦克风说“下面,我再给大家唱一首湘西山歌:冷水泡茶慢慢浓。” 又是一阵掌声响起。 我坐在台下,端详着站在台上的他:八十高龄,满头银发,脸上却很认真地化了妆,身上整齐地穿着演出服,演唱更是十分投入、卖力。知情的人告诉我,熊爹80岁临近的时候,许多人要向他祝寿,要喝他的“寿酒”。他坚持不搞,却别出心裁地提出:搞一个家庭演唱会,要自己的老伴儿、儿辈、孙辈一同上台,不收别人一分钱的礼,而要把一份欢乐送给许多许多喜欢他的人。

于是这个家庭演唱会,就这样出台了。想到这里,一种热辣辣的东西,在我胸中涌动。曾经,他可是省长,可是省委书记啊!有谁,能像他那样,忘记自己曾经的身份?又有谁,能像他那样,忘记自己眼下的年龄呢?而他,却很轻巧地、像脱衣服一样地把这一切都脱掉了。这是一种灵魂的升华,是一种高尚的人生境界! 那些曾经使你“风光过”、使你“威严过”的东西,如果你死抱着它,舍不得丢掉,那将是一种负担,沉重地裹着你的心,压着你的肩,使你活得很累,很苦,很不痛快。作为曾经担任过一省之长的他,作为已是八十高龄的他,过去的“高官”与今天的“高龄”,就是那样一种东西。

他却一一把它扔掉了。轻松一身的他,走进了一个新的天地,干自己喜欢干的事。这样,他就心情愉悦,他就其乐无穷。我常常问别人,别人也常常问我:什么叫幸福?我常常这样回答别人,别人也常常这样回答我:快乐就是幸福! 写散文的熊爹是快乐的。 画国画的熊爹是快乐的。

唱山歌的熊爹是快乐的。 快乐的熊爹是幸福的。(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08-09)

展开
优秀文学名人推荐
热门文学名人
查询网(q821.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q821.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75号-3